第001章 重生

作者:进酒更新时间:2021-01-04 12:50:07字数:2431字

“池北虞?就是那个被曝出艳照的十八线嘛!看着挺清纯的,谁知道私生活那么混乱,真是不要脸!”

“谁说她清纯的?那张脸长得就是一副祸国殃民的狐狸精样,想也知道私底下得贱成什么样了!没看照片里人的尺寸都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吗,真是恶心!”

“现在脸也没得看了,听说是勾|引黑社会老大被他老婆发现,一张脸都被硫酸泼烂了,真是活该。这下人是真的不会上她了哈哈哈——”

……

昏暗的地下室里,长相甜美衣着华丽的年轻女人拿着手机,一条一条念着上面的内容,声音清脆动听,语气里满是不加收敛的嘲讽。

“姐姐,”她抬起头看向地下室中光线照不到的角落,面上亲切的笑意十分虚伪,“你怎么没有反应啊?妹妹我是看你眼瞎了看不到这些东西太可怜,特意过来读给你听的,你怎么一点也不领情啊?”

角落里,有个什么东西动了动,女人打开手机的电筒照过去,那团东西就变得清晰了起来。

池北虞佝偻着缩在角落,尽管浑身都疼,却没有表现出来。这让来看笑话的苏心依有些小失望,她本来是想看池北虞发抖求饶的样子的。

她原本漆黑光滑的秀发此时蓬乱地糊了满头满脸,破旧得不足以蔽体的衣服上满是血污和泥渍,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生了脓疮,蝇虫在她周围飞舞着,迟迟不去。

看她这副样子,苏心依心里就又痛快了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写满了阴狠,“姐姐,你这个样子可真让人恶心啊!也就是我才会这么好心,还知道来看看你。”

角落里的池北虞终于有了反应。

她缓缓抬起头,血肉模糊的脸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最让人心惊的,还是她的眼眶中空洞洞的,竟然被生生挖走了眼睛。

“苏心依,”女人缓缓开口,声音嘶哑如同破锣,“晏识松呢?”

苏心依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“池北虞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想着识松哥哥呢?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哪里还配提起他?”

池北虞勾了勾嘴角,似乎是想笑,可嘴角牵动了脸上的伤,疼得忍不住抽了口气。随即,她嗅到了空气中异常的味道。

“汽油?”

苏心依笑出了声,“闻出来啦?果然眼瞎了的人,别的感官都敏锐了呢!没错,我在外面浇了汽油,约莫着到明天早上,你的尸体就该从地下室里抬出来了。”

池北虞没有说话,心情变得很平静。

她在这里被折磨了一个月,不求饶也不求死,就是因为无论怎么求,都不会有人让她好过的,还不如留着这最后的一点尊严。

如今,她终于要解脱了,苏心依自己决定,给她个痛快。

浓烟滚滚,被漆黑的夜空吞噬,炽热的火光里,池北虞好像看见了面前多了个高大的人影,步履慌乱却坚定地一步步向她奔来——

怎么可能还看得见呢?她的眼睛都没了……

意识缓缓被一个什么东西从身体里剥离,随即,更大的引力猛地将她拖了回来,坠落的感觉令池北虞惊叫出声,下一刻,久违的光亮照进她的眼中。

潮水般的记忆走马灯似的在脑中过了一遍,被泼硫酸时的灼烧感和剜眼的剧痛犹如还在昨天,可眼前的场景又是怎么回事?

又窄又硌人的单人床,破旧却不失整洁的小房间,这是……她在乡下外婆家的房间?

她不是瞎了吗?不是被苏心依烧死在地下室了吗?

池北虞的大脑还处在迷茫中,余光却瞥见自己的手。十指纤细白皙,指腹和掌心还有些薄茧,但确实是完整的,没有被苏心依砍掉手指。

挽起袖子,身上的脓疮疤痕都不见了,入眼尽是白皙光滑的皮肤。

她不确定地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脸,触感光滑,没有血,也没有疤……

这到底……是怎么回事?

像是听见了她心里的疑问,房间门被推开,一位面相和蔼的老太太走了进来,脸上写满了关切和担忧,不是外婆是谁?

“……外婆?”

外婆见池北虞醒着,顿时松了口气,焦急地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,“总算是退烧了,你要吓死外婆啊?以后可不能大冬天的往水里跳了!怎么,怎么还哭了呢?”

池北虞不想哭,可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地往外流。

在她先前走马灯一样的记忆中,外婆原本就因为晏识松的劈腿而心疼她,身体每况愈下,在得知了她被曝出丑闻后急得晕倒,送去医院就再没出来。她当时还被控制着,连外婆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,只听苏心依说,她把外婆的骨灰扬在了一处荒山……

她这么一哭,外婆顿时就急了,“小虞啊,你到底怎么了呀?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?先别哭,跟外婆说说,外婆带你去医院。”

池北虞抱着外婆,哭得像个孩子。

“外婆,我好想你……”

外婆一怔,随即失笑道:“傻孩子,天天见外婆有什么好想的?快别哭了,出来吃饭,外婆给你熬了你最喜欢的南瓜粥。”

十分钟后,池北虞抱着粥碗,听清外婆说的话以后,总算是确认了,她重生了,回到了八年前她还没被苏家接回去的时候。

也就没有认识晏识松,一切都被推翻重来……她刚从艺校毕业,因为出演过一些女六七八的小角色而勉强算个十八线小艺人。这次生病也是因为拍戏,大冬天往湖里跳,回来就病了,把外婆心疼得不行。

真好!池北虞喝完了最后一口粥,心满意足地想。

“小虞啊,你在听吗?”外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。

池北虞这才想起外婆刚说的话,她父亲苏璋华昨天晚上联系了外婆,说是今天下午就派人把池北虞接走。

外婆的脸色有些担忧,踟蹰道:“小虞啊,你要是实在不想去,就留下来继续陪着外婆吧。他们那样的大户人家,想来也都不好相处,你在那里要是受了什么委屈,外婆离得远又照应不到你……”

池北虞鼻头一酸,险些又哭出来。

这世上对她最好的,恐怕就只有外婆了。

当年母亲刚怀孕,就发现苏璋华那个渣男出了轨,带着身子跟他离婚躲回乡下,生下她不久就过世了。池北虞的整个童年乃至成年毕业,都是跟外婆相依为命,她之所以想进娱乐圈,也是因为想挣更多的钱给外婆一个好的生活。

前世的这个时候,苏心依也刚出道,事业正是上升期不太适合结婚,而苏璋华正好需要讨好一个五十多岁的合作伙伴,就想起了他还有个女儿了。

虽然最后池北虞没有真的跟那个老男人有什么,但这笔账,她可都记着呢!

她朝外婆笑了笑,安抚道:“外婆您放心,我到了京城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,等我赚了钱,就把您也接到京城让您享福!”

从前世惨痛的教训中,池北虞明白了一味的忍让迁就并不能改变什么,她带着经验归来,比他们都多了一个buff,怎么可能还活成前世那个熊样?

苏心依,晏识松,等着我的地狱奢华体验套餐吧!

进酒(作者)说:

每天五章,三条评论加更一章,五张推荐票加更一章,一张月票加更三章。码字不易,还望支持正版。感谢每一个来看文的小天使,爱你们么么啾(づ ̄3 ̄)づ╭❤~

投诉 捧场0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