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相逢

作者:汪晴天更新时间:2021-04-17 11:32:07字数:2096字

“最后一杯,喝下这一杯,我就签字!”

一个地中海肥腻大叔,推着手中酒杯,往她嘴边灌。

秦念念拧着好看的眉,潋滟水眸有些迷离:“等等,等等,我不行了,我要去洗手间!”

她推开面前的地中海油腻大叔,捂着嘴,朝外飞快跑去。

油腻大叔,也是醉眼迷离,他站了起来,身子摇晃,极为不耐的扬声:“记得快点回来!”

秦念念推开包厢大门,朝外飞快跑去。

这里是A市最顶级豪华的酒楼“天香国色”,一餐便是六位数,可她实在是控制不住恶心感......

“呕......”

一个舒服的怀抱,一阵舒心的呕吐,她得到了绝对的释放。

秦念念抓着面前的男人,蹙着好看的眉头,指着他:“这个马桶有点舒服!”

她声音因为醉酒的原因有些沙哑,带着一种满足感,配合着打了一个嗝,一股酒气蔓延开去。

她开心舒服的笑着,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前的男人脸色阴沉恐怖到什么程度。

在他身边的助理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完了完了,boss要发怒了!

他踮起脚尖,准备跑路,身板挺直高大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:“杰森!将这个女人,丢到海里去喂鲨鱼!”

杰森被唤到名字,身子忍不住抖了抖,“是......”

总统套房内,严烈修舒服的洗完一个澡,可即便满室男士沐浴露的味道,却让他依旧难以忘记那一阵的呕吐味,以及那个女人打嗝的酒气。

他气恼的再次冲入浴室,将身子擦的通红,任由身子尤自滴着水珠,顺着他小麦色的肌肤滑过结实的胸膛,之后一路蜿蜒到了他的腹肌,一路向下......

他走到床边,拿起手机拨通了杰森的电话,不过刚被接通,严烈修便命令道:“先将她剁了,之后再丢进海里!”

说完,不等对方回应,便将电话丢在一旁,尤不解气。

床榻深陷下去,他人上了床,端起床边的香槟浅酌了一口。

这时他的电话屏幕亮了起来,严烈修浓密的剑眉蹙起,最终还是接通。

“严总,这个女人不能喂鲨鱼。”

总统套房内,秦念念被杰森扶着到了房间,此时的秦念念双颊绯红,双眼迷离,嘴里一直嘟囔着:“热!好热!”

杰森谄媚的笑着:“总裁,这个女人或许就是你要找的人......”

严烈修蹙着眉,看着嘟着嘴,不停喊热的女人,他伸手迟疑地拎住她的衣领。

杰森笑的谄媚:“严总,这个女人身上的味是有点大了,可她药效发作,怕是不能耽搁,所以立即带来见你了,你......”

“滚!”不等杰森说完,严烈修已经不耐吼了一句。

杰森识趣的闭嘴,缩了缩脖子,默默退出。

他拎着秦念念的衣领,拖着她到了浴室之中。

他将她丢在浴缸内,花洒拿在手中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秦念念还在撕扯着衣服,即便皮肤外露,却是不自知。

“热......”

双眼紧闭,神志不清,依旧喊着同样一个字。

严烈修最终蹲下了身,打开她脖子上的项链照片,照片上的人......是他和她的合影。

“啪”严烈修将盖子合上,捏起她的下巴,迫使她抬起小脸,审视着她。

她好看的眉毛紧紧的蹙着,小而精致的琼鼻,微微嘟起的嘴,以及酡红的双颊,巴掌大的小脸,似乎确实是她?

尤记得五年前,他双目失明,有个女人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只是在他康复的那一天,她走了,什么都没有留下,他苦苦寻找了五年,冒充她的人不计其数......

他记得她的发上是令他心醉神迷的迷迭香,可轻嗅一下面前女人的发丝,只有一股作呕的味道传来,严烈修闭了眼睛,忍耐,最终是打开花洒,朝她淋了下去。

一番沐浴,温热的雾气氤氲充斥了整个浴室,他提出一个满身香喷喷的女人,丢在床上。

只是,浴室内,她的衣服口袋震动着。

他走过去,拿起手机接听......

“秦念念,你死哪里去了?你若是不将宋总陪好,你妹妹的医药费,可就凑不齐了!”

严烈修蹙着了眉,挂断,顺便关机。

他朝床榻走去,看着在床榻上正蹭来蹭去的秦念念,嘴角一抽。

翌日。

豪华高端的总统套房内,帷幔低垂,遮掩了室外强烈的日光,秦念念感觉头疼欲裂,身子一动,却发现动弹不得。

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再一动,她意识到自己被绑了!

她从床榻上惊的坐起,手脚皆被捆绑住,动弹不得。

而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男子,男子身材颀长,深陷在欧式风格的沙发之中,即便是坐着可那笔直修长的双腿,无比彰显着他出众高冷的气质。

他流畅的脸部轮廓上,五官立体端正,深邃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审视与冷漠,高挺笔直的鼻梁,紧抿着的薄唇,紧绷着的下颌,看上去很严肃,且不可亵渎......

“嗝~”

秦念念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是谁时,紧张的开始打嗝,一个接着一个......

男人嘴角一抽,宽大干燥的手掌将项链坠子打开,磁性的声音开口质问:“哪里来的我照片?”

秦念念看着他,继续打嗝,“我,嗝,我嗝,ps。”

没有迷迭香,照片ps,举止粗俗,没有一点像她!

之后总统套房外,传出冷厉的一声:“滚!”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。

秦念念拍着房门:“喂,严烈修,我的衣服,衣服!”

此时的她还裹着浴袍,而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里面空空如也,很清凉。

之后房门打开,几件衣服被抛了出来。

秦念念赶紧伸手接过,“谢......”

谢字还没有说完,又是一声“砰”房门被大力关上。

这时一旁走过两个服务员,掩嘴偷笑:“这年头,这种女人可真多,这是我们看见严总赶出女人第多少次了?”

“嘘,或许这也是严总后妈送来的呢?我们惹不起!”

二人的声音小了下去,秦念念赶紧伸手将衣服捡起来,没有想到五年了,竟然会有再见的一天......

汪晴天(作者)说:

投诉 捧场0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