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许惟愿穿书了

作者:殷愿栀更新时间:2021-04-20 15:28:14字数:2249字

“你以为自己割腕就能回到那个男人身边了?他到底给了你怎样的好处?”

“让你进入娱乐圈,就只学会了跟圈子里的老男人勾勾搭搭?”

“许惟愿,你真让我恶心!”

温暖的阳光从窗棂外洒进来,落在女人娇俏略显苍白的脸上。

耳边厌恶的话一句接一句传入耳畔,许惟愿纤长分明的睫毛轻轻颤动,旋即倏地睁开。

又是一声呵,满含讽刺,“舍得醒了?”

“你——”

面前是一张刚毅五官却堪称完美到极致的脸,仿佛是艺术品雕刻。

只是眼神没有温度,看她透着冷冽的失望。

不属于她脑海的一段接一段记忆闯入,硬生生将她不是很清醒的神智激得清醒十分。

许惟愿浑身一个激灵。

她穿书了!

这是一本虐一恋情深,结局be的文。

别人都是穿成恶毒女配,实则是拿着躺赢的女主剧本,虐虐渣,撒撒狗粮,这辈子轻而易举走上人生巅峰。

她拿的是古早虐文女主剧本,任由男主虐我千万遍,我任待男主如初恋。

等他回头,依旧是我最爱的男人。避不开be,十年难遇骨灰恋爱脑的傻X女主!

原书里的女主被男主设计夺走成了他养在别墅里的金丝雀,好不容易有出去见世面的机会,选择了进娱乐圈被黑,又在别人挑唆下开公司,被打压。

被各种男主的白月光朱砂痣挑衅,离婚前还被白莲花给挖掉肾,还捐献了眼角膜,成了盲人。

离婚后,男主悔过疯了找女主,两人继续纠缠。

白莲花又阻挠,来来往往,这本书写了三四百万字。

最终……

结局烂尾,女主被男主虐到狗带。

许惟愿皮笑肉不笑:……就惨的是我呗。

许惟愿试探地摸了摸自己的肾,眼睛。

老天有眼!!这几个玩意还在。

“许惟愿,你是在默认我说的话?”

许惟愿抬眸,这是那个虐到她心肝脾肺脏就没一处是好的,那个狗男主。

墨永皓作为虐文男主,吸引各种女人对他前仆后继。

今天被污蔑做别人小三,也是墨永皓白月光冯语薇搞出来的风波。

很显然,墨永皓相信了,却不知道她割腕另有隐情。

想想以后的悲惨生活,许惟愿扯唇顺着话说,“哦,是啊,你才知道。”

转瞬变化的嗓音,让墨永皓一愣,诧异看她。

许惟愿拔掉输液管,刚要撑着身体下病床,肩膀又受了一道力,被狠狠推倒在床上,男人的俊脸逼近。

墨永皓咬牙切齿,“许惟愿,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贱了?是个男人你都靠上去,你知不知道,要不是冯——”

许惟愿屏气。

狗男人,说话就说话,别靠这么近好吗。

“……”

他忽而明白什么,打住话头。

“无论跟你上一床的男人是不是已婚,你都不在乎是吧?”

不知道他心里在琢磨什么,不过许惟愿觉得这个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,变得嘲弄起来。

嘴角挂着的一丝邪笑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许惟愿推开男人,侧着清丽的脸蛋,“冯语薇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什么?!”

墨永皓眼瞳倏然瞪大,没经过掩饰,愕然浮现在眼底,垂在身侧的手背青筋爆出。

许惟愿福至心灵,心中已然有了更好离开这个狗男人的办法。

她无比诚恳眨了眨眼睛,“墨大少爷,你别不相信冯小姐,她对你说的每一字都是真的,我就是一个坏女人。”

“当初接近你,与你走到现在的暧一昧期都是我的谋划,实际上,我是个没有道德底线的坏女人。”

墨永皓仿佛被刺激到了。

从许惟愿的方向看过去,他眼中的红血丝都异常显眼无比,周身的气场也随之变化。

许惟愿心跟着提起来,“墨大少爷,我骗了你,既然你知道我已经做了什么让你恶心的事,快快远离我吧。”

“我先走一步!”

抓紧他在愣神的机会。

许惟愿拔腿就跑,现在不跑难道等着被抓吗。

快速跑到了门边,许惟愿以为自己即将要逃出这个让人压抑到要窒息的病房,身后的男人一两步跨过来。

门被打开前,许惟愿的动作被挡住。

一丝光亮从外面泄进来,又消失。

墨永皓双手扣着她的手举过头顶,双眸猩红质问,“随便哪个男人都行?你那么饥一渴,人尽可夫?!”

“……”

许惟愿叹气,眼神怜悯看着他。

这一看,墨永皓对视上女人清澈透亮的眸子,心中多了一丝不忍,手松了一下。

许惟愿见状推开他,拉开门就跑了出去。

一前一后追着,拐角处突然出现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。

墨永皓怒道:“许惟愿你给我站住!”

许惟愿冷笑,怎么可能乖乖站住。

等等——

那个男人……好熟悉,不是墨乘流吗?!

坐着轮椅的墨乘流身上穿了件黑色风衣,露出精致好看的锁骨,散在额前的一些短发遮住一双又冷又深的眼瞳。

许惟愿脑中头脑风暴开始。

这本虐文中,最终因为争家产,被男主害到后半生双腿残废,成为疯子,还想要报复男主,最终丧生在一场大火里的——反派墨乘流。

不过,他怎么现在就坐上轮椅了?还没发展到剧情后半段呢。

许惟愿灵机一动,“墨永皓,你说我是个饥一渴,随便一个男人都能跟我那啥?”

“我偏偏告诉你,我也不是谁都看得上,我就看不上你而已!”

墨永皓气得锤墙,恶狠狠盯着许惟愿。

许惟愿巧笑嫣然,扶着轮椅,一只手迅速捂着他的嘴,“我也很喜欢墨乘流的,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
“你看他还知道我住院了,要来医院看我。我们先走了……”

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,被捂着嘴的墨乘流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莫名其妙被推着轮椅走。

经过好长一段走廊,他们顺利进入电梯。

许惟愿松口气,还没放松心情,虎口传来痛感。

“啊!”

她突然松开,拿回自己的手低头看去,很清晰整齐的牙印。

墨乘流动口咬她!

许惟愿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被那双阴戾的眼眸盯着。

墨乘流身上气场很阴冷,让她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错觉。

“墨四少爷,今天的事情很抱歉,我只是想利用你摆脱墨永皓。”

墨乘流舌尖顶着上颚,薄唇抿了抿,才开口,“谁给你的胆子把我当工具人了?”

“……”

咚的一声。

谈话间,电梯已经到了楼下。

电梯门敞开的那一瞬间,墨乘流还没来得及打量身侧的女人,眼角的余光有一道艳丽的颜色掠过。

再往旁边看,女人哪里还乖乖站着,早就不见人影了。

跑了!

墨乘流:“……”这女人跑得还挺快。

随即又轻笑,“又能跑得到哪里去?”

殷愿栀(作者)说:

今天少更一点,明天补回来,有点忙

投诉 捧场0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