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王府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,包括你

作者:澧芷兮更新时间:0000-00-00 00:00:00字数:2089字

他们嫌弃怀王府的招待不周,却也没想过,他们也是不告而来。

不过很快,他们就真相了。

屠珠率先发出了这个感叹:“天啊……这火锅也太好吃了吧。”

随着她的话音落下,众人本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夸赞之语亦纷呈而至。

吃饭最讲究一个什么?

地道。

北方的咸口,南方的甜口,内陆的辛辣,临海的清甜。

什么吃的只要加上“正宗”“地道”“家乡的味道”三词就让人欲罢不能。

在这为数不多的“地道”口味中,又属火锅最难实现。

虽说是涮着汤、蘸着调料看似没有什么难度的事儿,但蘸什么汤,蘸什么料,食材的新鲜程度,就连火锅的制材都影响着最终的味道。

而这怀王府的九宫格火锅,明显满足了所有人的口味。

众人吃得不亦乐乎,要不是因为穆将愉的“威名”不敢造次,恐怕就要直接在怀王府划拳快活了。

穆将愉听见一星来报时,眸色微微动了动。

不得不说,陆淮宁总会想到一些出人意料的点子。

他淡淡瞥了一星一眼:“去告诉他们,这怀王府,本来也不欢迎他们。”

一星微微一愣。

自家主子向来是个我行我素的性子,从不管他人言语,今日怎么……

不过,一星也没有质疑自己主子的决定,立刻便去找人散布了。

这些世家知道后苦不堪言,面色惨白。

他们不请自去,给怀王添了麻烦,怀王会不会怀恨在心?

不过,这都是后话了。

很快,婚礼便开始举行了。

正如穆将愉所说,这是一个简单的婚礼,没有父母双亲,亦没有庆贺的亲朋好友,有的只是一群战战兢兢盯着两人拜堂的世家中人。

送入洞房之后,陆淮宁垂眸摩挲着身上的大红嫁衣。

这件嫁衣,是穆将愉为她准备的。

他倒还记得自己把人家嫁衣给毁了。

不过,陆淮宁开始提心吊胆起来。

她可没忘记,穆将愉所说的验身之语。

她坐在床上,双颊发烫,脑子里却是一阵胡思乱想。

听说,第一次好像都挺痛的,也不知道,是哪种疼痛,她能不能承受……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陆淮宁已经把自己想得快精神失常之际,穆将愉终于进了洞房。

他身着大红喜袍,更显得其人姿容如玉,俊逸非凡,红色似为他染上了一丝喜气,看着也没平日里冷漠了。

阿珂上前福身行礼:“王爷。”

目光却是忍不住在穆将愉脸上多停留了一瞬。

曾听闻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现在想来,应该就是怀王这个样子了。

穆将愉冷冷开口:“出去。”

阿珂忙不迭退下,只是关门的时候,目光还是忍不住多停留了一瞬。

陆淮宁自穆将愉踏进这个房间之后,就变得有些紧张。

此刻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,她就更紧张了。

只听得那脚步声一步一步走近了自己,陆淮宁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下一刻,她的眼前忽然一亮,是穆将愉掀开了盖头。

穆将愉看向陆淮宁,眸中毫无波澜:“你可饿了?”

“啊?”

陆淮宁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穆将愉慢条斯理地走到了桌旁坐下:“你今日辛苦做了火锅,不想吃吗?”

陆淮宁还有些懵:“想。”

穆将愉敲了敲桌面:“那就过来坐着。”

然后,陆淮宁便见穆将愉叫人上了今日的九宫格火锅。

心中的疑惑终究抵不过美食的诱/惑,陆淮宁乖乖坐到桌边坐下。

只是,等待的时间里,她忍不住看了穆将愉一眼。

穆将愉面色如静水般无波无痕,眸子似盯着什么地方看,又似什么都没看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陆淮宁刚收回眼神,便是听得穆将愉略带些清冷的话音。

“看我作甚。”

陆淮宁嘴唇动了动,说出的话却是连自己都没想过的胆大:“随便看看而已,难道王爷不允许别人看吗?”

不过穆将愉的反应更出人意料:“哦,那你看吧。”

陆淮宁撇了撇嘴,之后两人再无话。

直到火锅端了上来,陆淮宁的眸子忍不住一亮。

说起来,她最爱吃火锅,每次吃火锅,她总能多吃两碗饭,不过,在这新婚之夜吃火锅,倒是头一次。

穆将愉吃饭很安静,他的坐姿亦十分挺拔,连夹菜的动作都慢条斯理,姿态优雅,仿佛一幅美好的画卷。

陆淮宁的眸子微微动了动。

上次也是这样,即便再好吃,穆将愉也只是多添几碗饭而已,绝对不会有什么不雅的动作。

一走神,陆淮宁就不小心和穆将愉的筷子碰到了一起,夹到了同一块黄喉。

陆淮宁很是拎得清:“王爷,你吃吧。”

正所谓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寄人篱下就应该有寄人篱下的样子。

穆将愉看了她一眼,而后便是自然地夹走了黄喉,在蘸水里沾了沾,而后放进了嘴里。

何其自然的动作,看得陆淮宁睁大了眼睛。

穆将愉淡淡瞥了陆淮宁一眼,嘴角勾了勾:“怎么?你难不成以为我要谦让一下,让给你吃?”

我是这样以为的。

陆淮宁心里这么想着,面上却并没敢这样明显地表现出来。

她显得十分大度:“没有……这本来就是我让给王爷的。”

“让?”穆将愉闻言,却是皱了皱眉,随即轻笑了一瞬,“这王府里的所有东西,都是我的,包括你。本就是我的东西,何来让不让之说?”

自己不过随口一句,这男人怎么还杠上了。

陆淮宁心里有些不爽,可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,还只能伏低做小:“王爷说的是。”

面对这种三句话不对就会傲娇起来的人,要表现得顺从一点。

穆将愉闻言,面色果然好了许多,只是若无其事地多放了一些黄喉下锅。

吃饱饭之后,穆将愉满足地拿过一旁下人递来的手帕擦了擦嘴,道:“火锅撤下去,准备热水,我和王妃要沐浴。”

吃过火锅之后身上味道极大,的确应该沐浴。

但陆淮宁却是有些紧张了,这沐浴之后,是不是就该……

穆将愉不知道她的想法,在一旁显得格外平静。

直到下人道热水好了。

陆淮宁走到屏风后,看到那唯一的一个浴桶时,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。

澧芷兮(作者)说:

投诉 捧场0
返回顶部